AG真人视讯 > 都市之修仙归来 > 1905.龙血丢了

1905.龙血丢了

    夜。
  
      宁静而又悠远。
  
      琴宫落脚之处,众人都已经休息。
  
      楚云也是早已回到了房间,盘膝坐于床上,三千雷电决不住的运转着,那浓郁的天地元力汇聚成流,朝着楚云身体之内不住的灌注而进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楚云,无疑是斗志昂扬。
  
      再有两战,他努力了这么久的目标,就要达成了。
  
      地球,本尊马上就要回去了。
  
      宛如,欣儿,雨晴,那些所有楚云想要?;さ娜?,你们,还好吗?
  
      快了,就快了。
  
      天骄战结束之时,就是我楚云回去见你们之时。
  
      如今荣子安已经被楚云斩杀,文宫力量等于已经被削去大半。明日不出意外的话,楚云有信心,必定能战胜文宫剩下两人。
  
      他所需要做的,就是用最小的消耗,解决掉文宫,然后全身心的准备最后一战。
  
      在楚云暗暗谋划明日之事时,隔壁的房间里,琴音却是绝不平静,辗转难眠。
  
      “宫主,你是在担心圣子吗?”
  
      琴玖虽然大伤尚未痊愈,但是已经能下床行走了。此时见到琴音忧心忡忡的样子,琴玖却是疑惑问道。
  
      琴音点了点头,随后叹息一声:“是啊?!?br/>  
      “宫主,有什么好担心的,大战还未开始,文宫便已经实力大损。我觉得明日之战,圣子会胜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?!鼻倬量聪蚬?。
  
      琴音摇头:“傻丫头,你懂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担心的是楚云杀了荣子安,国相会记恨上他啊?!?br/>  
      “好了,不聊了,你也快去休息吧?!?br/>  
      琴音摆了摆手,屏退了琴玖,自己也便休息了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文宫之中。
  
      整个仙宫都因为圣子的陨落,而沉浸在巨大的悲恸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报仇,圣子不能白死!”
  
      “那琴宫楚云,我陈彪必斩他!”有人愤怒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陈彪,你就别添乱了。宫主如何谋划,自有其打算?!庇腥讼嗳?。
  
      在文宫众人愤怒满心之时,大殿之中,新任圣子蓝梓却是已经将一份文档放到了荣华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宫主,这就是楚云所有的资料?!?br/>  
      “此子据说来自下界,后通过考核拜入剑仙宫。剑仙战时,此子因为不服剑仙榜排名,一怒叛出剑仙宫,连杀剑仙宫数位强者。剑仙宫随后颁布追杀令,对楚云在仙国范围内全面围杀?!?br/>  
      “但后来被琴音所救,接到琴宫做了圣子。有琴宫相护,剑仙宫不得已罢手,没有再追杀楚云?!?br/>  
      蓝梓缓缓的讲述着楚云的传奇事迹,荣华老脸面无表情,就那般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。
  
      待蓝梓讲述完之后,荣华突然反声问了一句:“你的意思是,楚云跟那剑仙宫,也是生死之仇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毕竟楚云杀了剑仙宫很多人,甚至连剑仙宫长老都有几位折损在楚云手下,最后楚云更是叛出剑仙宫?!?br/>  
      “剑仙宫一向重视声名,若不是琴宫护他,楚云只怕是早就死在剑仙宫手下了?!?br/>  
      “这次天骄战,那剑仙宫的夏兰一直叫嚣,若碰上琴宫,必杀楚云。但是琴宫也很走运,竟然一连几轮都没有碰上剑仙宫?!?br/>  
      蓝梓缓缓说着,荣华的老眸却是暗暗闪烁着,谁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心中究竟在想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良久之后,荣华方才摆了摆手:“好了,你先退下吧?!?br/>  
      “至于明日的天骄战,一切按我的谋划行事?!?br/>  
      “剑仙宫不是一直想清理门户吗,我们就如他所愿?!?br/>  
      ————
  
      ————
  
      皇宫。
  
      刑河所居住的寝宫之中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整个大殿之中,气氛却是分外凝重。
  
      一众属下跪在地上,身躯剧烈颤着,满心惶恐,根本不敢抬头。
  
      而大殿之上,刑河看着手下人传上来的消息,脸色阴沉,凝重的几乎要滴下水来。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了,刑河怒然一掌排在面前桌案之上,嘭的一声,檀木桌椅当即粉碎。
  
      “废物!”
  
      “荣子安这个废物!”
  
      “大战之前,就为了一个女人,做出这等蠢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文圣湖上分生死?”
  
      “最后竟然还败了,被人杀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他不是文宫圣子吗?他不是学富五车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他特么不是很牛逼吗?怎么就被一个练琴的臭小子给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真是废物!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刑河真是眼瞎了,才会对这种白痴负以厚望!”
  
      刑河已经快气疯了,面色峥嵘,双眼都气得发红。
  
      这次天骄战,他谋划了良久。
  
      为了狙击剑仙宫获胜,他拿出了修炼至宝龙血,甚至还冒着巨大风险,暗箱操作,让风清宫跟剑仙宫提前对上。
  
      他所有的谋划,无不是在跟荣子安铺垫。
  
      就为了指望荣子安在决赛之上,能在龙血增幅之下,打败宫铭,打败剑仙宫,帮他夺得九宫天骄冠军之位。
  
      可是刑河却是打死也没有想到,荣子安竟然死了?半决赛都还没打,竟然就死了?还特么是因为个女人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废物!”
  
      刑河气得简直要吐血,一阵发泄之后,刑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用力的压制下心中愤怒,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。
  
      荣子安虽然死了,但是情况还不是最糟。文宫剩下的两人也绝不是等闲之辈,尤其是那个蓝梓,实力跟荣子安差不了多少,明日之战,文宫应该废掉那个琴宫小子很容易。决赛之前,刑河只要把龙血给蓝梓,如此的话,文宫夺冠的可能性还是有的。
  
      “龙血呢?拿回来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刑河平复下心情,阴沉的看向前方的手下。
  
      今天早上,他刚刚把龙血给了荣子安。现在荣子安死了,那个龙血自然要拿回来再给其他人。
  
      这种修炼的重宝,刑河也只有如此一份。本来他是准备自己使用的,但为了狙击剑仙宫,稳固自己的太子之位,他也不得不割肉拿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三殿下,这..这个...”手下人支支吾吾。
  
      “说!”刑河一拍桌子,怒然喝道。
  
      那人当即怦的一声跪在地上,惶恐惊惧说道:“三殿下,属下找遍荣子安尸体,也没有找到龙血踪迹。属下怀疑,那龙血,已经在大战之中损毁了?!?br/>  
      什么?
  
      刑河老脸当即苍白,心中大怒之下,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殿下!”
  
      “殿下~~”
  
      手下人顿时惊惶,赶紧上前搀扶。
  
      而刑河此时却是满目峥嵘,心里在滴血啊。
  
      荣子安死了,龙血也没了。
  
      莫非,是天要绝他?
  
      ————
  
      ————
  
      一夜很快便过。
  
      今日一大早,仙都城广场上便已经聚满了人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~”
  
      “大戏就要开场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剑仙宫战风清宫啊,绝对的龙争虎斗!”
  
      整个广场喧哗一片,到处都是对今日之战的议论之声。
  
      但大家讨论的几乎都是剑仙宫跟风清宫那一战,至于琴宫。
  
      “肯定败!”
  
      “文宫圣子才貌双全,实力就算比不上风心妍跟宫铭,但也绝对的是前三?!?br/>  
      “哪里是那个琴宫小子能够媲美的?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一位打扮妖艳的女子嗤声笑着。
  
      这女子前几天正是火鸿志的迷妹之一,她的偶像被楚云打残了,她自然对楚云没好感,如今战斗还没开始,便已经在贬低楚云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远处的凯胖子听到了,却是连看都懒得看她一样。
  
      这种婊子,你怕是不知道,你口中那位才貌双全的文宫圣子,昨夜已经被我云哥给宰了吧?
  
      还在这奶?
  
      简直就是扫把星,奶一个死一个!
  
      这种事情凯胖子也没大肆宣传,毕竟荣子安是国相之子,弄不好便会惹祸上身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荣华已经登台,宣布比赛开始了。
  
      “第一战,琴宫战文宫?!?br/>  
      “请双方队员登台!”
  
      荣华依旧像往日那般郑重与严肃,刚毅沧桑的脸上,却是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丧子之痛。
  
      23
  手机站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