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视讯 > 三界好公仆 > 第299章 女状元与土豪哥哥的二三事

第299章 女状元与土豪哥哥的二三事

互相揖让之后,市教育局张局长坐在了主席台正中,左右两边分别是花书记和石校长。
  
  于乐最终被摁在石校长右边,姜晚与他相邻,然后是牛犇,然后是王启安。不请自来的五道口学子何青柏当然也被请上了主席台,却也只能叨陪末座。
  
  典礼主持人是新官上任的陈流年。
  
 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新科状元宁无双就是那个得道者,班主任陈流年就是那个踩了狗屎行大运的鸡犬。
  
  至少自认为本该上位的高三年级主任是这么认为的。
  
  全省理科状元确实为学校带来了巨大的声誉,但状元是他陈流年一个人教出来的吗,那大家都别干了,让陈流年上吧,他不是很能吗?
  
  他一个中专生,好歹自修了个野鸡大专,这让正经师大毕业的本科生还怎么混?
  
  农村中学的人文环境实在是糟糕透了!
  
  鳖鳖相护,鱼儿不能畅快地游泳。
  
  没有赛马的机制,只有养驴的传统。
  
  这样的学校能搞好,我特么的还就是奇了怪了!
  
  那个叫于乐的,一个农大学渣,嫁了个好丈母娘,手底下有俩臭钱,就学人家装模作样地捐资母校了,校长都要看他脸色,师道尊严何在啊,简直是斯文扫地!
  
  石校长看向于乐,却是因为出了事故。
  
  “我努力的内因,其实是想长大了嫁给我哥,给他当老婆?!蹦匏鋈艘饬系赜挠乃档?。
  
  台下顿时嗡嗡嗡响成一片,甚至有鼓掌叫好吹口哨的。
  
  高三再忙,也挡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啊,都是荷尔蒙过盛到压不住的熊孩子。
  
  学生甲挤眉弄眼,“啥情况?德国骨科?”
  
  学生乙撇了撇嘴,“一个姓宁,一个姓于,这算什么正经骨科!”
  
  学生丙是个好奇宝宝,“到底啥是德国骨科???”
  
  学生丁觉得不能把好孩子带坏了,“德国骨科就是意大利炮!”
  
  ……
  
  于乐挠挠头站了起来,却被宁无双喝退了。
  
  此时麦克失声。
  
  这是技术处理,躲在主席台角落里的信息老师,果断地掐断了麦克,转头看向石校长。
  
  状元给学弟学妹们传经送宝,这个环节是早就确定了的,陈主任也多次跟宁无双沟通过。宁无双交上了两千余字的演讲稿,经审查无碍。
  
  其实这种场合,谁也没指望着状元给学生醍醐灌顶,不过是打个鸡血而已。毕竟状元现身说法,本身就是个巨大的激励。
  
  前半段演讲的效果不错,很是给人一种“状元果然是状元”的感觉。
  
  讲理很透彻,比喻很形象,甚至还风趣幽默,台上台下互动,调侃她哥哥也是兄妹情深。
  
  结果,女状元却谈起了她与没有血缘关系的土豪哥哥的二三事?
  
  信息老师看向石校长,石校长看向于乐。
  
  于乐讪讪地坐下,使劲地挠了挠头,终于摇摇头苦笑,“校长,继续吧,让她说?!?br/>  
  于是继续说。
  
  屈居台下,坐在学生旁边的年级主任猛一拍大腿,这特么啥玩意儿??!引导学生谈恋爱吗?
  
  这时候应该当机立断,委婉而坚决地把宁无双请下来,赶紧进行下面的环节??!
  
  主持人不称职也就罢了,陈流年本来就是那么个玩意儿。
  
  石校长是怎么当大校长的?
  
  张局长又是怎么当大局长的?
  
  石校长分明是用眼神请示过张局长,张局长却笑眯眯地没反应!
  
  校长不懂事,局长也不懂事吗?
  
  这特么的,整个教育系统都烂透了啊,为了一二百万哈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何在!
  
  沧海电视台这是在现场直播吧,这下子可是热闹大了,全特么给播出去了!
  
  宁无双的前半段演讲,学生们貌似听得认真,能听进去多少就另说。
  
  后半段演讲时,一个两个的却都把眼睛瞪得溜圆,脖子抻得老长,兴奋得都不成了!
  
  农村孩子也就这点儿出息了,你说我这当老师的,怎么才能把这些熊玩意儿教好……
  
  据说,次日便有一位为教育工作付出了十余年心血,却对教育系统失望透顶的资深教师,义无反顾地辞职创业,一头扎进了商海。
  
  “就这样,谢谢大家!”
  
  宁无双演讲完了,若无其事地回到主席台上坐下,谁也不看,爱谁谁。
  
  世界已经与她无关了。
  
  典礼继续进行,于乐和姜晚联袂给排名年级第四到第十的学生颁发了二等奖学金。
  
  捐赠的一卡车杂果饮料,也在典礼期间到位,还是刘雨龙亲自押车送来的。至于学校怎么分配,于乐就不关心了。
  
  典礼结束后,于乐婉言拒绝了石校长的盛情邀请,没有留下来跟张局长和花书记共进工作晚餐。
  
  王启安提前告辞了,说是要跑步回去,锻炼一下身体。也不知道一个整天呆在工地上的家伙还需要哪门子锻炼。
  
  牛犇显然是需要锻炼的,所以他想陪着王启安一道跑,两公里的距离刚刚好。
  
  宁无双则挽起了何青柏的胳膊,说是要带他参观一下自己学习生活过的地方。何青柏偷瞄了于乐一眼,终于挺起胸膛跟上,步子迈得很稳重,眼角却时常抽抽。
  
  张山山还要采访张局长和石校长,并让陈主任帮她安排三个老师及五个学生接受采访。这是沧海电视台对省状元的持续报道,应该也是最后一期了。
  
  于是,一大群人作鸟兽散,姜晚开车拉着于乐回家。
  
  “他俩能成吗?”姜晚开车时很专注。
  
  “这我哪知道……”于乐裂开了大嘴,还真把我当神仙了啊。
  
  好吧,其实我就是神仙。
  
  但我也不是月老太太啊。
  
  “其实我可以给无双让出来半席的?!苯碛锲峡业赝徘胺降缆?。
  
  “你快拉倒吧,无双永远是我妹!”于乐毫不迟疑。这种问题能随便回答吗,太天真!
  
  “又不是亲妹?!苯磔付?。
  
  “就是亲妹!”于乐斩钉截铁。
  
  “那好,等不是亲妹的女孩子出来再说吧,我们毕竟不是凡人,世俗于我何加焉?!苯硪簧鞠?。
  
  “对!我们是神仙眷属,忠贞不渝,始终如一!”于乐的后背冷飕飕的,肾冷。
  
  “我说的其实也是半真半假,无双挺不容易的啊?!苯淼男那橥Ω丛?,其实也不全是试探于乐。
  
  从都市进入仙侠,规则是要改变的啊。
  
  不是亲妹的女孩子,其实也出了不少了,比如张山山,比如云逸,甚至还包括了白浮云,但于乐从未动心过。
  
  “我说的可是全真!”于乐立场坚定,“妹妹就是妹妹!”
  
  “可是,我还是有抢了无双东西的感觉?!苯砗芪弈?,甚至有点儿委屈。毕竟我喜欢上你时,也不知道你是神仙啊。
  
  “我可不是东西!”于乐一拍大腿。
  
  “我不许你这么说你自个儿!”姜晚忍俊不禁,一脚油门开大了,幸亏身手灵活反应快,否则就出了车祸。
  
  越野车封闭很好,车内很安静,于乐瘫在副驾驶上,摁响了车载CD。
  
  这事儿挺麻烦啊,于乐有些头大。
  
  无双当众说出心事,自嘲一番,挥挥手与过去告别。甚至接受了哥哥给派的男朋友,轻松飞向新生活。
  
  真的是这样吗?
  
  一定是的……吧?
  
  姜晚并未吃醋,而是与于乐共同面对烦恼。
  
  一个烦恼两个人分,结果就变成了……
  
  两个。
  
  “小姑娘嘛,长大了就忘了?!庇诶质咕⒌嘏牧伺哪悦?。
  
  “我曾经是小姑娘呢?!苯砜勘咄3?,此时已经出了镇驻地范围,离着山野小店还有五六百米。
  
  “好像还有故事?”于乐八卦。
  
  “我是说初恋是刻骨铭心的?!苯戆琢擞诶忠谎?。
  
  “听上去我好像不是你的初恋?”于乐横眉立目。
  
  一番插科打诨,心情有所缓解,但问题并未得到解决。
  
  少女的真情无疑是弥足珍贵的。
  
  更何况这少女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呢?
  
  说句话良心话,直到追上姜晚以后,于乐才发现了无双的小心思。
  
  事情也并非阴差阳错。如果于乐并未追求姜晚,此事可能还是不会知道。
  
  一则是于乐真心把无双当作妹妹,无论她是皱巴巴的小丫头,还是大长腿的青春女孩。
  
  二则是无双一直依赖于乐,从小到大就没把自己当外人,甚至还有些没心没肺的,谁还能想到相依为命其实也是青梅竹马呢?
  
  年纪相差了太多啊,于乐带着无双玩而已。
  
  当然也不是抢了才好吃,无双是从小立大志……
  
  可是,无论如何,姜晚有偷人东西的感觉,于乐又何尝没有当了负心汉的感觉!
  
  可是,真的很冤枉啊。
  
  可是,无双是自己的小妹妹啊,一直处于于乐心底下的核心圈子里……
  
  “那么,何青柏会接受无双吗?”姜晚解开安全带,轻轻地靠在于乐的肩膀上。
  
  “他凭什么不接受,那么漂亮的妹子,这么强悍的大舅哥?!庇诶侄源撕敛换骋?。
  
  “那么,他会真心地对待无双吗?”姜晚继续问道。
  
  “这个你就放心。五道口教出来的,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知道怎么成为人生赢家?!庇诶侄源瞬⑽薇嵋?。
  
  利己是可以理解的,损人就要承担后果了。
  
  “就算他骗无双,也得给我好好骗,骗一辈子。否则我不介意教他重新做人。嗯,其实也未必做人,当牛做马也是还不起的?!庇诶质昭跣℃率?,已经逐渐地告诉了姜晚一些事情。
  
  薛定厄立阎罗殿,黑白无常站两旁,牛头马面举刀叉,阴间还有什么不可以?
  
  当然,姜晚是唯一的知情者。
  
  “是啊,只要无双接受了他,何青柏就站在世界的巅峰了?!苯硖鞠?。
  
  无双真的会接受何青柏吗?
  
  Ps:致敬新读者“静待流年~陈”。
  
  ps:感谢上周打赏的“syyzy4444”、“游泳的大鸟”、“mollyaihuaan”同学!
  
 ?。?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