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视讯 > 从小李飞刀开始 > 第一百一十二章:丐帮中事 卷终

第一百一十二章:丐帮中事 卷终

船桨一撑,泛起涟漪,很快便已经到了众乞.网
  
  一名少女望着夏云墨三人,咯咯笑道:“哎呦,这是那家的少年郎啊,生的如此俊俏,莫不也是我丐帮中人?!?br/>  
  这女子身上穿着件破烂锦衫,下身着双褪色的绣鞋,中间露出两条修长有致,欺霜胜雪的*,叫人望了一眼,便不敢去瞧第二眼,暗地里却又忍不住的偷偷看去。
  
  其余女乞丐也是明眸皓齿,巧笑嫣然。又都一副乞丐装扮,春光乍泄。
  
  小公主暗地里啐了一口,五色帆船上侍女们天真浪漫,何曾有过这样大胆的装束。
  
  周方一副老神哉的模样,抚着下颌的几缕胡子,看着倒真有前辈高人的模样。
  
  夏云墨露出笑容,他如同公子哥般的模样,的确很讨女人欢喜。
  
  他笑道:“这位姐姐生的也是俊俏的很,更是聪明得很,一下就猜中了,在下正是丐帮中人?!?br/>  
  又一女子掩嘴笑道:“公子这一身装束,可不象是我丐帮中人?!?br/>  
  夏云墨笑道:“这世间有穷人和富人之分,自然也就有穷乞和富乞,我恰好是个富乞?!?br/>  
  说话间,夏云墨等人已经停了船,上了岸。
  
  一女子笑道:“那不知谁能够证明这位富乞是丐帮中人,又不知这位富乞到此来有和指教?!?br/>  
  夏云墨没有回答,而是走到一名老老乞面前,忽地抱了过去,喊道:“叶兄弟,多日没见,没想到你清瘦了不少?!?br/>  
  这老乞名为叶凉,乃是丐帮长老,也是此地主事的三个长老之一。
  
  他也没有料到夏云墨会想他抱过来,想要躲避,却发现这人隐隐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退路都封住了。
  
  紧接着,他便感觉身体忽然间被点了几处大穴,似乎还有银针刺了下的疼痛,等再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眸,神志顿时有些不清晰了。
  
  他在意识模糊前,好似还听到了一句话:“我是丐帮弟子,是你暗中请来的高手?!?br/>  
  夏云墨出手时极为快捷隐蔽,众人就只看到这叶凉长老忽地哈哈大笑,说道:“兄弟,你总算来了,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?!?br/>  
  然后这叶凉长老又同其他的几位长老使眼色,其余两个长老同样时吃惊,并没有注意到叶凉长老的眸子有些黯淡。
  
  另外两个长老也是人精,看出来这是叶凉长老请的外援,忙的说道:“这位兄弟,今日之事,便仪仗着你了?!?br/>  
  旁边的那王半侠皱了皱眉头,他的计划本来就要成功,可突然冒出的这人,却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  
  夏云墨和小公主很少显露人前,他未曾见过。
  
  周方是江湖骗子,他看见了也在意。
  
  这些都是在计划之外,不过,王大娘的武功非同一般,他很相信王大娘。
  
  只是,他若是知道夏云墨击败了近乎天下无敌的白衣人,不知还有没有这种想法。
  
  “丐帮弟子何时这般言而无信了,先前约定的事情,难道还能反悔吗?“另一边有四个少女,抬着一张圆桌,,圆桌上堆满了碎锦,碎锦中坐着的正是那王大娘。
  
  这时个王大娘是个风情万种个美妇人,光是那眼波一横,便让许多青年丐帮弟子不敢目视,面红耳赤。
  
  夏云墨笑道:“答应你的是王半侠,而不是诸位长老,更不是在下?!?br/>  
  紧接着,夏云墨灼灼的看着王大娘,说道:“还是说,王大娘认为自己比不得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。若是如此,丐帮可不需要如此懦弱的帮主?!?br/>  
  王大娘笑道:“好好好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不过我若是败了你,你们又重新找一个人出来,岂不是要一直比下去,没完没了?!?br/>  
  叶凉长老道:“这就是最后一人,你若胜了,我们就承认你是帮主,绝不反悔?!?br/>  
  他话说起来自信满满,其余两个长老也没有退路,只能点头赞同。
  
  王大娘的身影从圆桌上飞了起来,她叫道:“既然如此,就让我来称量称量你的斤数?!?br/>  
  这王大娘手里各自杵着一根短杖,以杖为足,飞旋的闪动着。
  
  原来,这王大娘原名狐女吴苏,和王半侠乃是夫妻。那王半侠凭借着腹语之术,伪装成两面性格,成了且狂且侠的奇人,其实却是个欺世盗名,坏事做尽的恶人。
  
  十来年前,这王大娘盗取白药秘方,却偶遇高人,斩断了她的双腿,抛入深山沟壑之中。
  
  而这王半侠非但没有替妻子报仇,反而感谢那高人为世除却一害。
  
  他的这一举动,更是让人称为大侠。即使是后来做了恶事,被人发现,也推到王半邪身上,更有此事给他做掩护。
  
  众人却不曾想到,这狐女吴苏非但没有死,趁着紫衣候隐退之际,伙同王半侠意图控制丐帮。
  
  王大娘经过十来年的修炼,这两根短杖不但成为了她的腿,更是成了她的绝妙武器。
  
  她的身子轻巧胜蝶,又多变化,叫人无法琢磨。
  
  这两根短杖用的出神入化,左杖如毒蛇,右杖便如同雷电闪击。一个轻巧灵变,另一个刚猛威勇。
  
  可谓是奇诡无比,刚柔并济。
  
  先前王半侠就是败在这样诡秘的招式之中。
  
  与王大娘一起来的乞丐少女巧笑嫣然,毫不担心。
  
  而丐帮中人,则是手心额头都是汗水,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他们已经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夏云墨身上。
  
  可是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公子哥,实在是让他们没有半点信心。
  
  可接下来却让众人惊掉了下巴。
  
  那公子哥的身体如同风中落叶一般,在两根短杖中飘零着,无论短杖如何猛攻,都绝难将这落叶攻击到。
  
  而那王大娘眼中冒出一丝狠毒的光芒,出招越发的狠毒起来,每一招都仿佛是想要夏云墨的性命一般。
  
  夏云墨没有反击,眼中露出思考之色。
  
  众人不由得为夏云墨担心,在这样的攻击之下,竟然还敢分神,莫非是在找死不成。
  
  可这时,夏云墨忽然探出两根手指头,朝着短杖点了过去。
  
  须知,这短杖用沉木所做,极重,极硬。
  
  再加上王大娘出手之重,便是巨石也会被敲的粉碎,更何况是两根手指。
  
  当两个手指碰撞到时,竟然发出“锵”的一声,宛如两间兵器交接。
  
  这也的确件同两间兵器交接,一个是短杖,另一个则是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剑。
  
  双指做剑,淡淡红色的剑光宣泄,短杖与手指头碰撞,那短杖就瞬间化作木屑粉末,摧枯拉朽,绝无半点阻碍。
  
  最后,这两根指头点在了王大娘的额头上,那王大娘顿时目光涣散,手中的短杖掉落在地上,没了支撑,身子也落了下去。
  
  夏云墨回过身子,展颜笑道:“好像这位想要当大娘的帮主死掉了,诸位似乎又要重新选帮主了?!?br/>  
  众人眼神近乎呆滞,不知道是因为王大娘之死而感到震惊,还是因为夏云墨以指做剑,施展出如此惊艳决绝的剑法而震惊。
  
  此事过后,夏云墨也并没有去管理丐帮中事,也没有去行走江湖。而是同周方、小公主一同顺着江水走了。
  
  这期间,那王半侠似乎又要暗中策划些计谋,还想要试图拉拢夏云墨。
  
  只可惜,他才方一露面,也被夏云墨一指头戳死了。
  
  江湖中没有了紫衣候,妖魔鬼怪尽横行。这些人压抑的太久,突然没有了缰绳,恨不得将以前想要做的坏事都一一补偿回来一样。
  
  可这些人再怎么作恶,却也不敢在江边犯案,因为有太多的黑道巨孽都是死在江边。
  
  死去的黑道高手身上找不出伤痕,唯有一道绵绵不绝,却又充满杀意的剑气,久久不得消散。
  
  江水奔流,时序变换,小舟变得有些破旧起来。
  
  一晃眼的时间,已经有三月过去了。
  
  夏云墨寄情与山水日月之间,脸上的笑容越发让人动容,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辈,看着他便会心生好感,
  
  他整个人也越发的清朗,仿佛有着清风明月如怀来的飘逸之感。
  
  这些天,他看着着奔流的江水,看着晚间的星辰升落,看着白云苍狗的变化。若是要他真说出瞧见了些什么,夏云墨却又很难说出来。
  
  于此同时,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杀意,这些年江边作恶之人,凡是被他所遇,都是两根手指头将其杀死。
  
  当然,偶尔也是由小公主动手,这丫头第一次杀人便没有半点不适,反而有着隐隐的兴奋,让夏云墨摇头叹息。
  
  至于周方也没有闲着,夏云墨在他身体中传了一道“罗摩内力”,并将功法穴位告诉了他。假以时日,他或许会恢复如初,再次成为天下第一高手。
  
  周方对他的帮助很大,时不时的为他解惑授道。从某些方面来说,周方已经是他半个师父。
  
  只是周方从来不这样认为,他将夏云墨视为同道中人,而像夏云墨这样的人物,也也只有天地方能为其师。
  
  对了,每当食物耗尽,又没有那些奸恶之人送上黄白之物时,周方就会寻个富裕的小镇,上去转一转。
  
  到了晚间回来,手里就会拿着大包小包,嘴里满是酒气,怀中也是金银之物。
  
  有时候也会空手而归,还被人追着打,就如同夏云墨第一次遇见他一样。
  
  夏云墨有时也会同他一起行骗,他的相貌和气质飘逸,倒是屡屡得手。
  
  这一日,夏云墨坐在岸边,望着滚滚江水,连绵不绝,心中却平静万分,生不出半点激荡之情。
  
  忽的,他站起身子,以指作剑,一道璀璨的的剑光从他手中飞出。顿时,岸边巨石化作粉末,而石头便的小草却也发的旺盛。
  
  夏云墨叹息道:“或许,只能如此吧?!?br/>  
  许多东西,并不是现在就能顿悟道的,顺其自然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