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视讯 > 碎星物语 > 四十章 抗天不懈

四十章 抗天不懈

自从晓得了死亡归宿的真相,温去病就一直想不通,冥皇整个行动线的思路究竟是怎么回事?
  
  ……建立冥府,管理众生轮回,又不是你的天命,你有什么理由,要把这个活强行揽过来,还把自己活成血汗劳工,搞到分身十个,还忙不过来,最后硬生生累到崩溃,真是何苦由来?
  
  至于冥皇是因为心怀慈悲,想要拯救亡魂苦痛,这个可能温去病连想都不会去想,前任冥皇明摆着不是这种性子,这世上也没几个地藏这种真正把众生置于自身之上的人,地狱龙皇的性情符合太初神族特征,淡漠而冷视一切,众生苦不苦、痛不痛,祂压根不会在乎,绝不可能为了众生而WwΔW.『kge『ge.La
  
  ……相比之下,现任冥皇的小白,虽然超级毒舌,话也说得很硬,表面上根本不把众生放在眼里,平时更斤斤计较,绝不肯吃一点亏,可事到临头,却很有可能做出实际付出,甚至牺牲,因为在本质上,那家伙其实是个心很软的好人。
  
  可既然逻辑说不通,冥皇的行为就很怪了,温去病一直百思不得其解,又不想去问小白,趁着对上云中子,这位熟知万界隐事的大人物,或许能够解释自己这段时间的困惑。
  
  “……哦,你对这想不通???看来,你已经知道亡者归宿的真相,够资格算接触到隐密的人了?!?br/>  
  云中子笑道:“你是想不通冥皇的思路吧?那且先问你,冥皇的天命究竟是什么?”
  
  这问题可不好回答,温去病寻思,天道既然安排了万物死亡归无,肯定不会另外安排龙皇开冥府让众生轮回,但天道却将冥府给了地狱龙皇,又是不争的事实,而冥府的意义……
  
  经过考虑,温去病不太肯定地道:“建立冥府,管理轮回?”
  
  冥府存在的最大意义,就是连结轮回通道,这点可以从其他轮回通道的连结点全数被天道断去,却仍留下冥府这一点,得到最佳印证,而建构冥府这处近道之所的诸多法则中,最重的一条也是轮回之道,天道将冥府绑定地狱龙皇,委任祂管理轮回的意义,可以说非常明显。
  
  只是……按照天道设计,轮回通道的使用者,应该是“有能者”,而非众生……
  
  云中子又问道:“地狱龙皇的道,是什么道?”
  
  温去病不假思索,“律之大道?!?br/>  
  云中子笑道:“是啊,你把一个执掌律之大道的神只,和以轮回为主的近道之所绑一起,这不是瞎扯淡吗?你让祂是什么想法?”
  
  ……就像被强行塞入一间为己量身打造的囚室,哪怕里头什么设施都切合自己需要,甚至还可能符合自己喜好,但囚室始终是囚室,在里头一天,始终作不了自己真正想干的事情。
  
  ……这应该是一份待遇超好的优渥工作……但仅仅是工作,不是梦想,不是梦寐以求的东西,随着时间过去,再是优渥也会厌倦,慢慢还会变成梦魇。
  
  “……这么说……”温去病急促道:“地狱龙皇建立冥府,就是为了……”
  
  “龙皇建立冥府,的确是受命于天,但天命所赋予祂建立的冥府,也确实不是今天这样的?!痹浦凶右⊥返溃骸耙郧拔姨鲜λ倒?,冥府中所蕴含的刑之大道,还有那些炼狱刑具,原本是用来协助冥皇,阻挡外敌,避免轮回通道遭到滥用的……”
  
  ……所以天道设计出冥府,安排给地狱龙皇,就是为了制造一个永恒级数的看门人,把一切不符合条件的,都挡在轮回之外……
  
  ……小白可以催动冥府加持到极致,以一己之力,横扫四界永恒,前任冥皇要真是卯起来执行天道使命,没道理做的比他更差,依靠冥府加持,恐怕真的没有人能够强行往轮回中塞人,堪称是最靠谱的守卫……
  
  温去病的嘴角都歪了,“所以……地狱龙皇自己,才是最大的叛天者?祂多年坚持,就是要搞烂自己的职责,作为向天道……抗议?”
  
  云中子叹了口气,“冥府之所以能建成今日的机制,是各界共同推动的结果。道门与佛门,希望轮回能成为众生的救赎,透过转世,亡者可以重生,不是消散到什么都没有,而妖皇创造众生,慈爱万灵,也不愿意见到众生沉沦,然而天道却不许众生轮回,降下天罚,摧毁了冥府之外的一切轮回通道……于是……第一次冥府巨头会议后,佛门、道门、妖界各自派出助力,协助建立现今冥府体系?!?br/>  
  温去病顿了一下,干涩道:“所以,那一次的冥府巨头会议……根本就是你们联合起来,挑战天道权威,造天道反的叛逆大会??!”
  
  “……天道无情,所做的安排事先问过谁了?我们既生于世,有手有脚,有自己的意志,为何要盲从于天,任由天道摆弄?既然天道创造众生,让所有生者都有求生的本能,又为何安排我们注定消亡?”
  
  云中子自嘲道:“或许,我们对天道的反抗,也是天道意志的一种表现,正因为我们不愿屈从天道,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,才有了各方面的提升,人才可以成仙、成佛,世界也因此更精彩?!?br/>  
  “……精彩?”
  
  温去病闻言却表情扭曲,想起初到冥府时,那鬼满为患,仿佛永世都看不到尽头的排队序列,这样要说精彩,也未免太会看戏了……
  
  云中子道:“老师说,那次会议,几家联合上冥府,原是想要集体施压龙皇,让祂开放轮回通道,然而虽然是多位永恒者联合,却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,如果冥皇铁了心要把他们拒之门外,这一仗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……谁知会议开始,祂未加反对,直接一口答应,照各家的意思,建立属于众生的冥府……老师他们也大吃了一惊,那时候才知龙皇一直心怀怨怼,要藉此反抗天道?!?br/>  
  温去病苦笑道:“这算是哪门子反抗?摆脱不了神职,就想方设法把安排给自己的工作搞烂,等着老板发火开除人……连小学生想逃学,放火烧学校,都比这带种??!”
  
  云中子笑道:“但你却不能不承认,祂这一口烂气,憋了万古,坚持不懈,不惜把自己弄成血汗劳工,就是要把天道的安排搞烂,搞得稀烂,这股精神值得肯定啊,如果没有祂持续与天道抗争,人族哪来现在的三生三世?直接死了就化为乌有,这样会比较好?”
  
  这一次,温去病却没有动摇,而是迎上云中子的目光,“现在这样,真的有比较好吗?”
  
  云中子没有立刻回答,想了一想,最后笑道:“天地悠悠,谁又说得准呢?时序势移,人事全非,有时候这样好,有时候又是那样好,难道你要用今是来否定昨非吗?那明天呢?”
  
  温去病顿时为之语塞,现在自己已经明白,掌握未来不过是一句空话,就算是永恒者,也谈不上能够完全掌握未来,既然同一种作法,在不同时空下,会有不同的评价,又哪说得上什么是好?什么是坏?
  
  云中子道:“其实佛门也好,道门也罢,大家都只是相信自己的做法,打造自己所认为的能够更好的世界,有时正确,有时也会偏差,偏了就再修正一点,再偏就再修正,人生不就是这样?就算成了仙佛,也没有差到哪去……”
  
  温去病道:“或许吧……那,前辈你后续……有打算何去何从?”
  
  云中子仰望天空,神情中出现一丝怅然,沉默良久才开口道:“之前,老道以为死亡不过是个解脱,也是疲惫之后的归宿,有朝一日迎来那个必将到来了结局,就正好逍遥去了,可直到被那魔障吞噬,那一瞬间,才发现自己求生的*如此强烈……都已经活过千载万年,自以为看淡了生命,事到临头,却还是贪生怕死,到头来其实什么也没能看开……”
  
  温去病笑道:“看不开也是好事,大菩萨入灭前,不是还在勉励你继续在这世间活跃,造福苍生?”
  
  云中子扫了温去病一眼,摇头道:“造福苍生是未必,当个挡箭牌倒是真的,没有老道居中接洽,后头道门又要换人来与你联系,不知道这样一来,仙界又要折损多少大能,多少天尊殒落……”
  
  温去病闻言,立刻轻咳两声,想阻止云中子把这话说下去,这种摆明职责自己是扫把星的话,实在是扎心了……后者也不多言,直接一扬手,一本书册飘飞过来。
  
  云中子身遭大难,原本所携的各种装备,不是损坏,就是被心魔地藏收缴,而无论留下了什么好东西,也全在温去病那一击苍白天刑之下,拔去所有神异,彻底毁坏,不可能身上还带着什么书册,但以他堂堂大能的本事,随意动念,凭空造物,却不是什么问题,这一下反掌,直接将脑中意念凝聚成书册化出,温去病随手接过,书册也直接化为真意,印入脑中。
  
  “这是……”
  
  “就当是谢礼吧,上回在五藏妖界的时候,给你的是入门版,这回就是天阶以上的版本,我这些年,从普通神兵到地神兵的炼制经验,都在里头了?!?br/>  
  先前在五藏妖界,云中子赠送温去病的书册中,有一本广记道门诸多法器、机关的炼制方法的,大开温去病的眼界,算是为他的炼师之路,开启了新的天地,但所载范围仅限于地阶,未涉及神器的炼制,现在云中子加送来的这份,则是各种神器、地神兵的制作方法,更还包括云中子万古以来的各类炼制心得,价值实在无可估计。
  
  换成过去,温去病得了这份传承,别说高兴到跳起来,恐怕几天几夜都要兴奋到难以入睡,但现在……
  
  温去病忍不住扬扬嘴角,有些遗憾地说道:“只有这样?天神兵的制造方法咧?我好歹也是大能顶峰了,说不定那天就晋入万古了,后头出去还拿着地神兵乱晃,实在有*分啊?!?br/>  
  妃月泪闻言,也不禁暗翻白眼,就像不是每个天阶者都能有神器一样,地神兵在大能之中,也绝对是稀罕事物,真不是每个大能手里都能有地神兵的,甚至身成万古,都未必手里一定有地神兵能用,这世界上天神兵的数量加在一起,都不见得有活着的万古多,温去病还挑三拣四,这态度……
  
  云中子更不客气,直接就往温去病脑上猛敲了一记,“贼小子,你以为天神兵是说造就造的?别的不讲,主材你要从哪里去弄?就算有了主材,能不能打出来还是未知之数,哪来的什么经验传承,炼制之法?每一件天神兵,都是机缘巧合的产物,就算有炼法,也是量身而裁,连着都想不通,你好意思说炼器?”
  
  “……我也知道,不过就是问问……”
  
  “真那么想要天神兵的话……”云中子的笑容忽然诡异起来,“你看看自己胸口,摸摸良心,不就有了?”